在公立医院工作的J医生,已经不眠不休on call了34小时,拖着疲惫之极的身躯在中环站上车回家,万没料到乃后要在车站出尽气力逃跑。

当列车行至旺角站,约有20名full gear的示威者上车。然而J医生强调当时气氛和平,大家有讲有笑,他更与一名救护员攀谈,询问对方是否护士出身。

他在旺角站已感异样,其时车门已有时关时开的情况,不过稍后仍能开出。列车约于10:45至11:00抵达太子站,但车门打开逾五分钟依然未关,车厢开始口耳相传,谓有警察进入控制室阻止开车。

车站发出广播,要求乘客下车,气氛依然平静。然而两分钟后远方渐生扰攘,市民开始尖叫,争相躲避,防暴警察和速龙部队冲入车站月台打人,「见人就扑,係咁扑落去。」据J医生所见,车站内甚少示威者而多属一般乘客,「衣服五颜六色,几乎冇人戴口罩。」

J医生拍下警察打人的片段,「只係相差五米,唔係嘅话分分钟就係我。」随后警察挑人搜身,并驱赶他们离开车站。

彼时J医生非常挣扎,因为他实在太过疲累,但深明站内必有伤者亟待救援。于是他掏出医生証挂在胸前,準备回车站救人,惜警察已经落闸封锁车站。

J医生感慨地说,工时极长的他长住医院宿舍,昨晚是他两星期以来第一次回家。所以他承认有点「与世隔绝」,少接触外面世界,仅从媒体理解这几个月来的运动。

有时他在「收症病房」工作,或会遇到病人牵涉案件,接触到的警察都是有礼的普通人,他补充不宜一竹篙打一船人。然而8月5日罢工前他接触到因抗争被捕的伤者,看守他们的警察态度恶劣。

这次切身经历令他发从心底感到恐惧,「亲身感受到咩叫黑警。」警察施暴时身旁有少女不知所措,呼叫流泪。「我估唔到工作左34个钟,燃烧自己生命嘅贡献,换嚟警察咁样对待。」

最后J医生说林郑是始作俑者,「民怨唔係市民责任,市民一早已经反对(修例),你唔听市民自然会有情绪。係你搞出嚟,唔该承担自己做错。」

他认为若政府肯答应三个诉求(正式撤回修例、撤销暴动定性、独立调查委员会),大部份人都会「OK」。不过现在还有另一要务,「唔可以再放任警察为所欲为。」

J医生以诊治癌症为例,倘若中老年人身体出毛病,就要有最坏打算是患上癌症。看待警队的症状亦然,当警察的行为愈来愈过分,就要担心大部分警察,乃至整支警队的风气都出了问题。

三段影片均由J医生提供,笔者合而为一,一秒不删。荷蒙信任,谨致谢悃。

另须感谢另一见证者 Onba Lee 先生协助釐清事发时序,不胜铭感。

相关文章︰

831太子站恐袭比721「元朗黑夜」可怕上千倍林郑月娥政府与警察引发的三重暴力究竟我们要不要接受让这样的暴力变成日常?